共享雨傘這種“偽共享”,還要讓多少人深入火坑?

站長新聞 尹華峰 瀏覽 評論來源:www.xfvbpo.tw

  繼共享約車、共享單車、共享充電寶之后,共享家族又迎來一名新成員——“共享雨傘”。
 

共享雨傘
 

  5 月 31 日,共享雨傘OTO在上海陸家嘴投放首批雨傘; 5 月 28 日,共享雨傘JJ傘獲得數百萬天使投資; 5 月 24 日,共享e傘完成 1000 萬元天使輪融資; 5 月 21 日,春筍雨傘宣布獲得 500 萬元天使輪融資……

  看看這大把大把的人民幣,不知道我們的紀檢書記王思聰,是不是又要吃翔啊!

  令人尷尬的是,根據上海市民反映和媒體調查,在上海出現的一家共享雨傘,僅僅一天,卻丟失很多。好吧!只能吐槽倆字:素質!素質!素質!

  共享雨傘,這個新生兒,才剛剛出生,就面臨喜憂參半,不知生死的下場。也只能讓人感慨道:共享經濟這個火坑,不要輕易跳進去哦!

  兩種模式:押金最少 19 元,最多 59 元

  下面,我們就好好扒一扒共享雨傘,看看有那些坑是你不知道的!

  一圖看懂現在所有共享雨傘的模式!
 

共享雨傘模式
 

  從表格看到,目前共享雨傘的運營模式可以分為“有樁”和“無樁”兩種:有樁模式鋪設雨傘和智能傘架,用戶依靠設備自助完成借還動作;無樁模式使用方式,與ofo、摩拜等共享單車類似。

  但有一個共同點是:現在市面上流行的幾種雨傘,都需要交付 19 元—— 59 元不等的押金。

  從以上看,共享雨傘目前主要的功能就是租賃。

  當然,有些公司為了宣傳產品的功效,還會在宣傳時添加一些功能。比如,據共享e傘創始人在媒體表示,它們的傘不僅可以遮風雨,還可以遮太陽,甚至能夠當老人的拐杖,可謂一傘三用。后續投放的雨傘還有可能加入MP4 等功能。

  請告訴我這不是開玩笑!哪位老人會用一把傘當拐杖,避避雨遮遮陽還可以。隨身帶著那么大一個mp4,讓各路手機大神情何以堪啊!

  投入成本與盈利不對等

  但對于一個投資機構而言,更多的還是考慮它是否能盈利,那就得從它的成本輸出和客觀條件來具體分析!

  對于共享雨傘來說,投入成本基本上主要有兩方面:一是產品本身的制作投入,另一個是人力成本。客觀條件則是天氣因素。

  1、產品成本上,押金大于等于一把普通傘的售價。

  無樁的就是一把雨傘加上智能鎖,但有樁子的模式,需要有固定的傘架機器,再加有GPS定位,這就造價不菲了。據共享e傘創始人在媒體公開表示,一把傘的造價開發和運營成本達到了 90 元。
 


 

  正常市面上的一把雨傘售價大多為 20 元左右,但一把雨傘最低的押金都要 19 元,造價達到 90 元。為什么呢?很顯然,消費者需要為加入的智能裝置買單。

  同時,有樁借還的共享雨傘,如果找不到固定的樁,歸還不方便,那消費者是不是要承擔多余的費用?

  2、人力成本,不可估算。

  以共享e 傘為例,共享e傘有一支將近四百人的團隊,其中有約三百人屬于e傘的運維人員。他們組成了天使送傘隊,擔任投放、返修等工作。

  以每個人每天 100 元的人力計算, 300 人的團隊一天就是 30000 元,一個月就是近 10 萬元。這還是按照最低的標準來計算。如果到后期,是否需要更多的維護人員呢?

  3、使用頻次,并不是一個剛需品。

  共享雨傘的消費頻次和天氣掛鉤,因此在運營過程中受地域和季節的因素影響相對明顯。

  在長江以南的地區,雖然降雨量大、降雨時間長,將來可能成為共享雨傘的“主戰場”,不過雨季長、降雨量大的另一面是,當地居民本身已經養成了隨身攜帶雨具的習慣;北方地區整體降雨較少,降雨和高溫天氣主要集中在夏季,因此,所以共享雨傘能夠切入的即時性需求到底有多大仍需驗證。

  4、其他問題:線下運營、產品損毀

  具體為線下運營成本、產品損毀率等。有投資人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就表示,從共享雨傘的角度出發,其使用場景通常是下雨天,而且還是自己沒有帶傘的情況下才會想到。總的來說,下雨天數是有限的,還要忘記帶傘的時間更是有限的,因此共享雨傘可能不是一個高頻行業。

  而如果不是高頻行業,那么每單的單價必須要足夠高,而雨傘的租賃價格絕對不可能太高。從這個角度出發,共享雨傘這個依靠天氣來賺錢的行業,可能并不是一個特別能做大的市場和行業。

  共享雨傘的代表春筍雨傘CEO李永秋告訴獵云網,為了加強投放后的管理,他們一方面會加固雨傘本身的質量,還有就是要對用戶進行教育,在運營管理上下措施,進行線上加線下結合的方式去管理。

  以上是共享雨傘的成本投入,那盈利方面又靠什么呢?共享雨傘與它的家族其他成員沒有什么區別,一是靠押金,另一個就是廣告。

  據李永秋表示,目前共享雨傘的盈利基本是通過租金,用戶的增值服務和廣告。他認為,相對于共享單車和共享充電寶,共享雨傘更適合投放廣告,可以進行精準的廣告推送,為用戶提供增值服務。

  然而,通過對比,我們可以發現,共享雨傘存在的諸多問題還沒有解決,盈利模式接近于單一,這樣的商業模式特點,顯然不是一個好的投資機會。

  偽共享:不符合投資邏輯

  共享經濟的本意,是對社會閑置資源進行調配,以滿足大眾以低價對這些資源的需求。比如,Uber、滴滴、Airbnb等,是對社會存在的汽車、房屋等閑置資源進行再調配,讓出行、租房這些需求變得簡單、快捷。

  但隨著“共享”概念的擴大,共享經濟的核心不再只是閑置資源,而是能否通過互聯網技術平臺的協調形成活躍的雙邊市場。

  隨著這種概念的演變,模式也發生了改變。一種就是本身的傳統模式——個人分享閑置資源模式,即C2C(個人對個人)模式。

  另一種就是現在的以共享單車為主流的模式,由平臺型公司統一采購相應產品,再通過繳納押金、按時租賃給大眾。目前的共享單車、共享充電寶、共享籃球等都是如此。

  然而,看似兩種模式都是依托于互聯網技術平臺,但差別卻很大。第一種商業模式能夠解決社會閑置資源處置和大眾需求痛點兩大難題,而第二種商業模式更像是“偽共享”,因為平臺不僅是用技術去共享資源,自身也是資源的提供者和主體。由此一來,如果運營良好,尚能解決大眾的需求。如果跑偏了,甚至是對社會資源的浪費。

  投資界人希望不要再燒錢

  通過上述,我們可以發現,在一定程度上,共享雨傘并不符合投資邏輯。而且,它本身就是所謂的“偽共享”。

  然而,資本卻還是投向于這些共享模式,共享充電寶 40 天內融資 12 億,共享雨傘也相繼獲得一些投資。

  對于這種現象,投資界又是怎么看的呢?

  元璟資本,抓住了共享單車和共享充電寶這兩波風口。 2016 年 10 月,元璟資本以1. 3 億美元進入ofo的C輪; 2017 年 4 月,元璟資本向共享充電寶企業小電科技投資了 1 億人民幣。

  在日前媒體公開報道上,元璟資本合伙人陳洪亮就表示,“共享經濟不一定是終局的商業模式,我更傾向于用租賃這個詞。”

  陳洪亮認為,“對于充電這樣的項目,我希望第一天就朝著盈利的方向去走,并不是我補貼錢讓你充電。充電本來是用戶的剛需,如果用戶都不愿意付錢來充電,說明需求切入的有問題。”

  他還表示,先燒錢再賺錢有成功的案例,但不是說所有消費互聯網模式都必須經歷的。“要看燒錢到底是為了什么,錢投下去怎么促進業務發展,而不是追求數字目標。如果砸錢太多,你會搞不清用戶是沖著補貼來的,還是沖著解決需求來的。”

  “共享”是個好主意,但或許并不是個好生意

  不過,有一點不得不承認,在一定程度上,不論是閑置資源,還是平臺租賃資源,使大眾的確得到了便利,因此說,“共享”是一個好主意。

  但“好主意”并不意味著這是一門“好生意”。

  事實上,無論是共享雨傘,還是共享籃球、共享充電寶,目前的前景都不明朗,最直接的表現是,大多數“共享產品”沒有真正實現盈利,還是處于資本燒錢大戰中,今天你發紅包,明天我免費騎行,這樣的現象仍然存在著。

  因此,共享雨傘不能培育出真正能夠盈利的商業模式,到最后就會變成“共享投資人錢”的經濟。如何將“共享”從一個好主意變成一個“好生意”,有著極高的難度,只是希望不要一味地去依靠燒錢補貼去占領市場,不要讓轟轟烈烈的共享話題,成為一個笑話。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公告